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微软:技术先锋的回归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4-02-17 08:44:01 | 作者: | 浏览:517次 ]TOP
  • 没有消费业务经验的纳德拉开始执掌微软,他和盖茨能够重塑1990年代微软作为技术先锋的形象么?

    “为什么微软看起来已经不再创新?”

    这是时任微软在线业务副总裁的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全球最大的知识问答社区Quora上关注的为数不多的问题之一。4年前,苹果iPad发布后不久,有人提了这个对微软来说颇为尴尬的问题。

    现在纳德拉终于有机会用行动回应这个问题。

    2月4日,微软正式任命在公司供职22年的纳德拉出任首席执行官,接替微软联合创始人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与此同时,微软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软件巨人的缔造者比尔·盖茨(Bill Gates)也宣布重回台前。在一段视频中,盖茨称自己已接受纳德拉的邀请,作为技术顾问参与微软的产品研发。

    消息宣布当天,微软在官网首页挂出Metro设计风格的交互页面,介绍新老板的生平。随之发布的一张官方宣传照里,纳德拉穿着帽衫倚靠在墙边,随意的状态更像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而非总是穿着衬衣出现的鲍尔默。

    然而这位形象平易的领导者职业生涯中更多专注于企业业务,缺少消费产品经验。他的当选,依然显示出这间公司更多的是在延续传统,而非做出激进改变。现年46岁的纳德拉在1992年加入微软,从基层产品经理做起,曾在开发者关系、Office业务、搜索、云与企业等多个不同部门任职。

    在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里,纳德拉一反传统地介绍了自己对阅读和在线课程的兴趣,并引用了爱尔兰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的词句“我们得坚信没有做不到的事,让不可能成为过去”。但在谈及公司业务时,他依然恢复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传统论调—鲍尔默在任期间确立的战略。

    “我相信盖茨和纳德拉将会更专注企业和OEM业务。”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管理与工程系统教授迈克尔·库斯玛诺(Michael Cusumano)对《第一财经周刊》如此预测微软未来的战略选择。

    被选为CEO前,纳德拉负责管理微软云与企业工程集团。该部门是微软四大业务部之一,掌控云计算、服务器以及其他针对企业的技术研发。纳德拉治下3年内业绩显著,该业务的营收从每年166亿美元增长至203亿美元。

    比销售数字更重要的是纳德拉成功推进了企业业务的转型。

    “微软的云与企业业务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高增长,但纳德拉成功地将简单的软件销售业务转变为一个同时支持本地和云端的服务。”技术投资人、原微软平台战略部门总经理查理·菲茨杰拉德(Charles Fitzgerald)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表示。菲茨杰拉德在2008年离开微软前长期参与企业业务相关的战略决策。

    纳德拉终于走到台前,也正是因为云与企业业务的地位日趋重要。2011年1月,鲍尔默宣布调整服务器与工具业务部(云与企业业务的前身)的管理层,撤掉该部门负责人鲍勃·穆利亚(Bob Muglia)。

    这一决定令外界备感意外。穆利亚被认为是服务器与工具业务的主要缔造者之一,帮助微软成功打入利润丰厚的企业服务器软件市场。在他任内的5年间,该部门收入增长50%,利润翻了一番,成为整个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

    真正的换人原因在于,鲍尔默认为微软的云计算业务发展缓慢。依靠网上零售起家的亚马逊自2006年推出AWS云计算服务,以网络服务的形式向企业提供IT基础设施服务。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NASA、壳牌、Netflix在内的大量公司和政府机构都成为亚马逊AWS的客户。

    目前AWS已占据超过七成的云计算市场份额。在亚马逊的平台上,有超过8000家软件开发商为企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这类公司原本是微软所积极争取的合作伙伴。

    亚马逊的成功也是微软错失的机会。早在2005年,接替盖茨担任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的雷蒙·奥兹(Raymond Ozzie)就在发给管理层的备忘录中将云计算列为未来企业服务上的重要机遇。微软与AWS竞争的Windows Azure云计算服务也于2008年发布,但微软最初在云计算方面的努力显然被归为失败。

    答案也不难找到。云计算的发展,不可避免会冲击微软利润良好的服务器和数据库软件销售。为减少这方面的影响,Windows Azure最初被设计为半封闭的平台服务,强迫用户使用微软主导的开发语言和数据库。在云服务是否应该为传统企业软件销售让道这个问题上,鲍尔默和穆利亚产生了冲突。

    “鲍尔默在2010年年底决定重启Windows Azure.”菲茨杰拉德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这是一个多方努力的结果,但最后是鲍尔默拍板提升了Windows Azure的优先级。”

    被鲍尔默派来重启微软云计算努力的人选正是纳德拉。在纳德拉的主导下,Windows Azure不再试图限制用户选择,开始支持包括Java开发平台、Linux操作系统、MongoDB数据库等与微软自身技术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产品。

    为了更好地支持开放平台,微软甚至投入数百人的软件研发团队开发Linux系统,一度在2012年成为Linux内核贡献排名前20的公司之一。

    对于一度试图扼杀所有非自有标准的微软而言,这样的开放并不常见。1990年代的反垄断诉讼中,微软内部关于如何摧毁Java的备忘录曾被美国司法部作为指控微软垄断市场的重要证据。而鲍尔默甚至在2001年公开宣称Linux是癌症。

    这些改变显示了鲍尔默将微软的生意从卖软件向卖服务转型的决心。

    “AWS功能依然更完善,但微软也在快速升级和发布新功能。Windows Azure已经成为AWS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专注于云计算研究的Gartner高级分析师克里斯·甘恩(Chris Gaun)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几乎所有大型企业都是Windows和Office的长期客户。重启云计算平台以后,纳德拉利用微软在全球的企业销售网络和咨询业务顺势赢得了大量客户。

    菲茨杰拉德表示,“云计算起步前,微软在全球就有了庞大的企业客户群。微软的企业销售团队知道如何面向企业客户销售服务,并提供支持。而大部分云计算公司还在学习如何与这类客户打交道。”

    在2014年1月的季度营收会议上,微软首席运营官凯文·特纳(Kevin Turner)表示,Windows Azure云计算和Office 365在线办公软件是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上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以上。

    这两块不受盗版影响的业务也成了微软在中国市场掘金的唯一希望。

    由于盗版的冲击,Windows和Office业务在中国的营收微乎其微,微软中国的负责人不停更换。2012年时任微软中国总裁的梁念坚离职时,中国区为整个微软贡献的收入不足1%.

    纳德拉接管云与企业业务后,微软开始将自己的云计算平台推向中国。他花了2年时间与上海市政府、中国电信和本地数据中心合作伙伴世纪互联多方谈判,最终在2013年年中将Windows Azure引入中国市场。这也是首个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云计算平台。

    数位已经调任西雅图总部的业务拓展人员被派回中国,联系企业拓展业务。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负责人张亚勤本人也为云计算业务和国内客户接洽。

    根据微软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公司上季度营收达2452亿美元,为同期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净收入利润超过65亿美元,比Google同期高出50%.

    云与企业业务已经成为微软继Windows和Office以外最大的利润来源,在鲍尔默2000年开始执掌微软以前,这部分业务的收入可以基本忽略。

    “过去5年里,苹果可能赚得比我们多。但过去13年里,我敢保证我们赚得比全球任何一家公司都更多。坦率说,这是让我自豪的一个重要因素。”鲍尔默去年年底在接受专栏作家玛丽·乔·弗利(Mary Jo Foley)采访时如此回顾自己作为微软CEO的表现。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