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舌战:企业家应负的责任与应有的权利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2-09 10:32:16 | 作者: | 浏览:668次 ]TOP
  •     一场意外激烈的辩论发生在中国企业家首届弥勒论坛第一场论坛结束之际,当时台上企业代表有: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北京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华泰保险公司董事长王梓木,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艾丰,亚信科技有限公司CEO张醒生,红河卷烟厂厂长邱建康;台下发问的企业代表是:当当网总裁李国庆,慧聪集团董事长郭凡生,万盟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王巍等。(郭凡生提问请看“围攻张瑞敏”一节——编者注)

        李国庆:我们这里讲企业家精神,大家看看坐在台上的人是企业家吗?不全是。他们大多是我大学时代的明星,有的是政治明星,有的是官员。作为企业家,他们居然能够洁身自好,能够做到今天,让我非常敬佩。我非常恐惧批判在座的泰斗级人物,但我最终把他们定义为良性的官僚,如果企业家有政治企图一定是自找麻烦。

        我记得王石说过,他个人资产一百万。对没有个人获利追求的企业家,西方经济学和管理学是不研究的,他们是高尚的人群,但这些人是经济学家、管理学家,是无法复制的人,所以这么多年坐在台上的老是他们。西方经济学家称他们为被阉割的企业家。

        郭广昌:不要以体制划分企业家,创造财富之后这些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不是他们的责任,恰恰是体制的责任,不要把这两种责任掺和在一起。

        王石:刚才发言的小伙子(指李国庆)偏执是具备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我的资产不止一百万,按照股票市值算下来是六百万,不算很多。我们不能把非常有钱和企业家等同,企业家可以是很有钱的所有者,也可以是不很有钱的经营者。我不是万科的所有者,我是经营者,万科的工资总成本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来讲是偏高的。我对财富的追求有我个人的目标,市场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个性化、多元化、各种选择。你博取眼球的目的达到了,但是你讲的很多话太偏执了。

        樊纲:用极端的方法来讨论问题很了不起。现在企业家起步的时候可能有一些垄断的背景,这是中国的特点。很多企业家脱离不了那个体制,这不是他们的责任,这也是中国的特点。没有这一步,就没有下一步。我们最近在研究转轨时发现很多“杂种”,你不能要求企业家纯而又纯,只能一个杂种一个杂种地向前演进。

        企业家和金钱确实有关系,但是作为企业家,特别是大企业家,做到最后眼睛要亮,真正动机是做事。有一种人不以自己的物质享受为乐趣,看着企业做大他就高兴。节俭的马克思也讲了,看着银行账户不断增加他就高兴。但我个人不太赞同非得把企业家跟社会责任联系起来,什么社会责任?企业家就是追求企业成长,把企业做大就在客观上履行了社会责任,其它社会责任都是公民普遍应尽的责任。

        王巍:我们长期宣传的企业家主流思想仅仅是强调了企业家的责任,我们所有企业家从干企业那天就被政府教育要纳税,要安排就业,要创造利润,要为股东、为社会、为员工负责,但是很少强调企业家的权利。仅仅有责任但缺乏权利主张的企业家不是完整的企业家。中国企业家应该逐渐形成利益集团,对社会发展有参与权、知情权,有和政府同样平等的参加建设中国市场经济的权利。在政府要求企业家搞好自己公司治理的时候,我们也有权利要求政府搞好它的政府治理,这是平等的。
     
     
    “围攻”张瑞敏

        在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届弥勒论坛上,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做了开场演讲,他简单回顾了海尔战略发展的三大阶段,即名牌战略阶段、多元化阶段和国际化战略阶段,然后从组织创新、人力资源、财务管理、企业文化等几个方面阐述了他对创新精神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体会。随后,张瑞敏回答了与会者几近“尖刻”的提问。

        央视记者:海尔集团已经是一家国际化的公司了,为什么公司的薪酬体制不与国际接轨?与国际著名的CEO在薪酬标准上是不是差距太大了?

        张瑞敏:为什么要和国际接轨呢?国际标准的薪酬模式又是什么呢?我认为正确的说法不是和国际接轨,而是要和市场接轨。美国有很好的薪酬模式,但安然出了问题,很多公司都出了问题,现在微软已经把原来的期权分红改成直接给股票了。因此我认为,薪酬模式是没有固定的、静态的标准模式的,这方面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要和市场接轨。

        薪酬模式能够推动市场发展是好的,但也可能今天是好的,明天就变成不好的了,它是会不断变化的。海尔的薪酬制度就是要和市场接轨。反过来,海尔薪酬模式搞好了,我们可以让外国公司跟我们接轨。比如,日本的企业已把海尔模式拿过去了。

        观众提问:海尔内部管理很严格,这种管理体制会不会抑制海尔员工的创新?

        张瑞敏:制度严格是企业管理的一个基本要求。管理严格和有没有创新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每年我们都会招很多大学生,平均一年要招1000多,最多的时候有2000多人。大学生常常把东西摆得乱七八糟,他们还会告诉你,不这样工作起来就没有思路了,对于这种所谓个性我们的管理是允许的。对这个问题的最好的答案是:海尔申请的专利在国家工商局公布的专利统计中是最多的,这说明海尔的严格管理没有制约它的创新精神。

        郭凡生:在企业里面存在两种人,一种是企业家,一种是职业经理人。职业经理人拿的是工资、奖金,是要计入成本的,企业家的收入是资产增值和利润。我不否认张瑞敏先生是一个实干成功的企业家,但是你希望下一代人还复制你过去的悲剧吗?什么叫和世界接轨?中国企业家队伍和中国企业家的激励机制跟世界一样,这是很重要的。你们具有企业家精神,但是在财产上不具有企业家的法人地位,你们无权支配企业资产。

        张瑞敏: 这些争论对我来讲没有任何意义,就是要干,就是要干下去。再争论到明天早晨又有什么结果?现在还是实干。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