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首位“事业经理人”爆浮出内幕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2-09 14:14:02 | 作者: | 浏览:609次 ]TOP
  •    2002年3月,赵强离开格兰仕北上,出任婷美集团总裁。人们再次把聚光灯打在这位年轻的职业经理人身上:两年前,是他急风暴雨式的强势营销下,小字辈“名人”一举击败风头强劲的“商务通”,坐拥全国40%的市场份额,他却闪身加盟格兰仕;而今在格兰仕总裁助理的位置上还没坐满一年,他为什么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去?难道职业经理人和老板的关系果真如业界所传“来来往往两三年”?赵强今日“漂”之婷美,明日又将“漂”到何方?

      面对人们的疑惑,婷美集团董事长周枫第一个站出来说话了。他说:“赵强来婷美后不会再‘漂’了,因为他在婷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而是事业经理人。”周枫还用了个诙谐的比喻:“事业经理人与企业更像‘夫妻’,职业经理人与企业更像‘情人’。”   

      可周枫、赵强会是“模范夫妻”吗?事业经理人是职业经理人的“颠覆”,还是概念的炒作?赵强到底是怎样被“祭”上中国“事业经理”第一人的“宝座”的?2003年6月,赵强首次“坦白”了幕后详情。


      以下是赵强的口述实录——

      我看到了自己做职业经理的幸与不幸

      北广新闻系毕业的我,第一个职业是新闻记者,先后效力3张报纸:在《中国经营报》从普通记者做到了记者部主任,然后是《北京青年报》特稿部,最后是《为您服务报·商界周刊》主编。做记者的日子里,我结识了无数的“老板”,北京百龙公司总裁孙寅贵先生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他是我服务过的第一个老板,我“下海”后的第一桶金也是在他那里掘到的。

      10年前,百龙矿泉壶是全国知名产品,1992年的百龙公司被评为北京市经济百强企业。湖南人孙寅贵1985年怀揣着3000块钱和几个小发明闯京城,于1991年创办百龙,创造了国内民品市场销售的奇迹,当年,国内多家报刊称孙寅贵为中国30位亿万富豪之一。1992年,我入主百龙并出任副总,掀起了当年的北京矿泉壶大战。在百龙,28岁的我完成了原始的财富积累,买了房,开上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伏尔加。然而,矿泉壶终究是个过渡性的民用品,在经历了1992-1994年的火爆之后,逐渐从市场上消失,我在为百龙服务4年后,果断选择离开。

      我总觉得自己既幸运又不幸,说我有幸,因为这是一个任何人都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坚忍不拔的努力,白手起家、平步青云的年代。我有幸结识了中经报联董事长王彦先生,百龙集团总裁孙寅贵先生,并在他们麾下成为独当一面、能征善战的干将。说我不幸,是因为伴随着微利时代的到来,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意越来越难做。1995年,整个民用消费品市场大势低迷,而我偏偏不识好歹地在那个时候自立门户,拉着北京电视台做合伙人,与杨建平、王宏、郑国庆等人一起组建了北京雷德斯科贸责任有限公司,开发生产“小先生”高级家用美容仪。第一次自己创业,有的多是苦涩与艰辛,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两年多,才勉勉强强地打开北京、大连等局部市场。做“小先生”美容仪是我个人想当“老大”的一种欲望膨胀,但并没有完整地实现我做老板的梦想。

      从独自操练“小先生”美容仪那年开始,4年多时间里我的主要身份其实是策划人,注册了亚拓精诚营销策划公司,为内蒙伊利、天津华旗果茶等30多家企业做过咨询诊断和企业内训。1998年的一个年头里,我天南海北地四处讲课,诸如借脑报告会、企业战略策划专题会等等。那段时间,我上午休息,下午、晚上干活,随意而松弛。


      离开“名人”确实是因为当它的职业经理太累

      2000年2月的一个晚上,北京一家猎头公司拉我去见广东中山名人电脑公司老总佘德发,在燕山大酒店,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神聊胡扯了一通。其时,佘总正在招募“营销总经理”,问我是否愿意加盟。我没有立马同意,因为短期内我不想离开北京。那次谈话也就不了了之。两个月后,佘总给我打来电话,邀我过去,我说要不先做营销顾问吧,就这样,我在“名人”先做了半年的顾问,1个月飞1次过去。

      2000年10月,我决定全身加盟广东中山“名人”。南下前,我把那辆价值45万元,开了1年半的“尼桑”作价30万元卖给了朋友,我做好了在“名人”踏实干事的准备。

      “商务通”大把烧钱搞营销,“名人”当时的营销老总一度看不上眼,觉得他们烧不了多久必定歇菜。可1年过去,“商务通”迅速占领了60%、70%的市场份额,这下子佘总急了,炒掉了营销总经理,他也终于明白“名人”输就输在了营销上。空降“名人”后,我担任营销中心总经理,1年当中,在我的策划下,“名人”先打价格战,磕着“商务通”降,“商务通”起先不搭理,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工夫,降价后的“名人”PDA销量猛涨,效果明显,“商务通”扛不住了,也开始降价。打完价格战,又打技术战,既小又酷的名人“智能王”顺势推出,只用一节电池。记得当时恒基伟业老总张征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非常露怯的话,他说“智能王”不可能只用一节电池,但“名人”确实做到了。其后,“名人”相继推出“呼机换了,手机换了,掌上电脑也该换了”、“射雕英雄”、“双剑行动”等一系列精彩广告策划和市场营销策划,一举扭转了“掌上电脑就是商务通”的固有观念,使名人“智能王”产品取得了2001年度PDA单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骄人业绩,“名人”也迅速跃升为行业第一品牌。“名人”仅仅在短短2个月里快速翻盘,这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打破“商务通”一枝独秀的局面,形成事实上的“双寡头”,“名人”之所以“咸鱼翻身”,固然与我们的一系列策划有关,但一个事实是,在“名人”勇猛好斗之时,“商务通”内部暴露了比较严重的人事问题,进而波及到渠道销售。

      但我最终还是离开了名人。2002年4月,很多报刊都刊发了类似“赵强出局、名人‘地震’”的文章,对“名人”的价格战表示质疑,似乎我离开“名人”有不少的内幕新闻。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聘任期满,我虽然可以挟余威乘胜追击,但我确很疲惫了,我只想先停下来,休息休息,就这么简单。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我觉得自己在“名人”的历史使命以及佘德发先生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而且说句实话,PDA市场的萎缩已经出现了,PDA的许多功能正在被手机所替代。当时的“名人”没有实现产品更新换代,在这种情况下,再好的营销恐怕也难以为继了。而且可以看到的现实是,联想、快译通的PDA产品也在快速跟进,搅动PDA行业整体洗牌。

      离职后,我想再用一定的时间,给自己充电,也就是说去大型的、国际化程度更高的企业去学习自身所欠缺的更全面更综合的管理经验。因此,同年4月,我去了“格兰仕”。


      我不想再做迁徙的候鸟

      我在“名人”的时候曾在《销售与市场》杂志做过一个策划,买了12期广告,开了一个栏目,叫“中国营销名人榜”,每次刊登一个营销界名人的事迹,当然啦,目的是要把名人掌上电脑巧妙地带进去。我与格兰仕相识比较早,之前采访过格兰仕总裁梁庆德先生。那次我选定格兰仕副总俞尧昌为“营销名人”之一,我去了一趟格兰仕采访老俞,谈完之后,老俞跟我谈了格兰仕的发展,希望我能够加盟格兰仕。其实我原本没有去格兰仕的想法,但当时老俞的一句话对我刺激非常大。老俞说,赵强你操过盘的企业都是10个亿以内的,你应该去看一看100个亿的企业是怎么运作的,它对你的职业未来会有很大帮助。老俞的话完全打动了我,我要先看看大企业是怎么“玩”的,于是我决定去格兰仕,我是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去的格兰仕。在格兰仕,我的职务是梁庆德之子,“少帅”梁昭贤的助理,基本上是做一些幕后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出面。

      不满一年离开格兰仕的原因有两条,都是个人的原因,我上了长江商学院EMBA,马上要开学,格兰仕没有挂职学习的先例,我也不便提出。再有,离开格兰仕应该说是我的家事使然,我和爱人一直没有小孩,而且长期两地分居老婆总归会闹意见。这些年商海浮沉、打打杀杀,很少有整块的时间陪伴爱妻,聚少离多,我觉得亏负她太多。我老婆以前是军人,在洛阳军校学的是俄语,14年前她来北京玩时我们一见钟情,不久便结婚成家了。刚开始时,我老婆看不惯我总是这么无所归依地漂来漂去,劝我找个长线的事业一猛子扎进去。我这人属于事业型的那种,干起活特投入、贼玩命,虽说是职业经理人,但我从来都是把手里的活当事业去做。最早在百龙是这样,后来在“名人”、格兰仕也是如此。操盘“名人”时,整天做方案、跑渠道、走市场,一天下来,人累得几乎散架。北京的老婆独守空房难免寂寞,我也没少落她的埋怨。

      如同候鸟迁徙一般,在广东中山、北京之间飞来飞去。来来往往,我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思索这样一个问题:老板与管理人之间到底应形成怎样的关系,才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同时也更符合经理人的利益?我是职业经理人,我寻觅归属之感。幸运的是,这种感觉最后在婷美找到了。


      入主婷美,因为可以做个“事业经理人”

      我早在给“美福乐”减肥品做咨询策划时,就与周枫先生熟识了。1999年,周枫向董事会上报了婷美女性保健内衣的计划,被无情地“枪毙”了。当周总询问我婷美项目能否上马时,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我觉得有70%多的胜算。周总本人向来非常谦虚,以礼贤下士著称,虽然我现在是婷美集团总裁,但他对我的称呼总是“赵老师”,延续了5年前的习惯。周总对外常说,4年前我的肯定之语对婷美今日的成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实在是太过奖了,让我愧不能受。作为策划人,我只不过在运作婷美项目时,为周总做了市场分析、营销策略而已,但也正是因了4年前的合作,我与周总建立了良好的感情基础。

      近年来,为何职业经理人频频出局、相继受挫?我和周总(周枫)交流起这个问题时,他这样表达他的看法:在现今中国国情条件下,“职业经理人”的思路和操作存在明显误区,出于对企业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考虑,也必须对这一并不见得适合国情的概念进行“理念颠覆”,至少进行批判改造和重新反思。“事业经理人”的概念,才是符合目前中国企业国情的更好的用人思路。他把“事业经理人”概括成两层含义:第一,他是整个婷美集团事业的“经理人”;第二,他完全把发展婷美集团的事业当做自己实现人生的一项长期的事业。

      我确实是以高额年薪加股权入主婷美的。我认为事业经理人与职业经理人最本质的区别是,职业经理人更多追求的是阶段性的梦想和利益达到一种契合,而事业经理人追求的是如何达到长期的梦想和利益的契合。以前空降到名人、格兰仕的时候,都会与老板谈一年后具体要达到什么目标,但在加盟婷美的时候,我们更多谈论的是在婷美的中长期目标。这种由阶段性向长期性发展的变化,使得我们双方将共同承担更多的利益。事业经理人把我和婷美的命运深度地捆绑在了一起。我必须全力以赴,与企业共进共退,当然,我也不会像其他的职业经理人一样担心自己的利益和未来。我是婷美的主人,不是她的高级打工仔。

      我也完全不担心周总对我的授权,现在我主管中科暖卡业务,集团分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也都由我任命。至于你说何时全面接掌大权,我想没有时间表,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正如周总所言,我在婷美没有“人事”的根基,完全靠董事会赋予的权利做事情,没有“人事”的根基更有利于规范化的管理。事业经理人保证了大家在商言商,而不必掺杂更多的个人情感。总裁是个承上启下的角色,我加盟婷美,也是婷美集团公司治理结构的一种开创性实践与深化。我做婷美总裁以后,或许已经在公司内部形成了一种激励效应,所有员工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所有干部重新任命,就这一下子,婷美员工都有了一种紧迫感。

      高速成长中的婷美,时下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二次创业。这对于经理人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必须以切实的成绩来回报婷美,来回报属于我自己的事业。


      专家点评

      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不管“职业”也好,“事业”也好,经理人与资本的关系只能从利益共生体的角度予以考虑解释。

      周总把“事业经理人”概括成两层含义:第一,他是整个婷美集团事业的“经理人”;第二,他把发展婷美集团的事业当做自己实现人生的一项长期的事业。实际上,这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最基本的专业素质要求,周总此说的根源却是因为中国职业经理人的太不“职业”而不得不升格以求。

      问题是,婷美集团的事业是什么?它能否将集团的发展与社会发展需求、与个人职业发展、正当的生理与心理需求等有机地结合起来?

      另一方面,职业经理人自身的成熟步伐是否会赶上时代与企业跃进的脚步?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会展开旅程,投入新的一片陌生……”我们还不能不承认,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理诱使他们走向一个又一个的未知领域。尽管很多人不断地“从终点回到起点”,但正是在对未知的不断探索中,人类才能不断地超越自己。

      所以,稳定是相对的,流动却是绝对的——正是对以往平衡的打破,企业以及社会才能得以发展。有序的流动不仅正常,而且是社会资源科学合理配置的必须。

      热恋中的情侣连对方的缺陷感觉都是异常美妙的,即将离异的夫妻却连对方以往的优点都难以容忍。

      山盟海誓里的长相厮守往往是一厢情愿的。

      所以,都现实一些——但要充满博大的爱意与宽容。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