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国有大行高管薪酬普遍被“腰斩”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0-05-31 11:24:45 | 作者: | 浏览:558次 ]TOP
  •   截至2010年4月1日,已有9家上市银行发布了2009年年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与上年相比,国有大行高管薪酬普遍被“腰斩”,不过年报中埋了伏笔—称“其余部分将待国家有关部门确认之后再行披露”。

      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高管的薪酬则呈现稳步上涨状态。

      其中,在2009年唯一未分红的银行—深发展,其董事长法兰克。纽曼以1740万元的高薪,再度蝉联上市行“打工皇帝”之冠,将排在第二位的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甩开一大截,后者去年将651.2万元真金白银纳入囊中。

      深发展再拔头筹

      深发展大多数高管都获得了8-40%幅度不等的加薪,是已发年报的9家上市银行中高管薪酬水平最高的银行。

      法兰克。纽曼2009年薪酬比上年增加143万元,增幅为8.9%;行长肖遂宁薪酬则增长16%,为486万元;两位副行长胡跃飞、刘宝瑞分别收获351万元和327万元的薪酬;首席财务官王博民的薪酬为331万元。

      深发展还是已发年报银行中利润增幅最大却未分红的银行—其2009年录得净利润50.3亿元,增幅高达719%.资料显示,从2005年至今,只在2008年6月30日分红一次,10送3派0.34.

      薪酬“内外有别”

      从薪酬表中多少可以看出,外籍高管、或外聘高管的薪酬水平普遍较高。深发展董事长法兰克。纽曼、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以及城商行宁波银行副行长邱少众等均属此列。

      而且外籍高管的薪酬均较其同事翻上好几番。如深发展董事长法兰克。纽曼的薪酬是深发展行长肖遂宁的3.6倍;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已公布的收入,比该行董事长肖钢的已公布薪酬75.9万元高7.5倍;同样,宁波银行副行长邱少众的年薪,是宁波银行行长陆华裕年薪176.1万元的3.5倍。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邱少众是从海外引进的新加坡籍高管,具有长期金融市场业务管理经验,其薪酬与国外同行相比属于中等水平。他指出,海外金融业高管薪酬水平普遍比国内高,而国内银行为了招募和留住外籍高管,通常根据国际市场银行同业的薪酬水平为所引进的外籍高管支付薪酬,因此出现外籍高管薪酬明显拉高的状况。

      四大行埋“伏笔”

      2009年2月财政部办公厅印发的《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规定,金融类国企年薪以280万元封顶。

      从目前看来,在已发年报的银行中,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已归入国有控股银行监管的交通银行四大上市行高管的年薪与上年相比均呈现“腰斩”状况,都没有超出280万元的上限。

      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为91.1万元,比上年的161万元缩水43%;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为90.6万元,同比缩水43%;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75.9万元,同比缩水50%;交通银行董事长胡怀邦88.68万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四大行并未具体公布薪酬构成。且一段标注文字—“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最新规定,本行董事长、行长、监事长、执行董事、监事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最后总薪酬正在确认过程中,其余部分待确认后再行披露”也不约而同出现在四大行的年报中。

      建设银行投资者关系部门相关人士表示,年报已经披露了应付薪酬,其余部分将按监管部门相关薪酬办法来支付,这个要等最终结果出来才知道具体额度为多少。至于已支付薪酬部分的结构组成,该人士称“并不清楚”。

      中国银行相关人士则表示,已公布的薪酬部分包括基本薪酬及部分奖金,但具体构成和额度则需等待最终确认结果的公告。

      除了四大行外,华夏银行、兴业银行和深发展等三家股份制银行,与宁波银行、南京银行等两家城商行高管的薪酬基本依从各行利润增长情况而呈现不同幅度的提升。

      较为突出的是南京银行,去年利润增幅仅为6%,但其董事长林复薪酬增长40%,为178.21万元;其余高管薪酬增幅也在30%附近。

      华夏银行、宁波银行高管薪酬增长水平与其利润增幅基本持平,前者的董事长吴健年薪240万元,增幅14%,低于该行利润增幅22.44%;后者高管的薪酬增幅在10%左右,与利润增幅基本一致。而兴业银行虽然获得16.66%的利润增幅,但高管薪酬基本未变,其董事长高建平2009年年薪为278.5万元,仅增长1%.

      按照银监局的规定,银行高管部分薪酬要延后支付,但部分银行自身薪酬体系已经含有这一部分,比如南京银行年报中称:“2009年度在公司专职服务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以上报酬总额已包括年度风险基金,其中:林复董事长为人民币45.57万元,该笔基金延后3年发放。”

      独董津贴相差50倍

      上市行均给所聘请的独董开出了可观的津贴,不过各行独董津贴的差距不小,最高独董津贴达到130万元,最低的只有2.5万元。除了深发展与南京银行外,其余银行的独董津贴与上一年度基本持平或略有下滑。

      “不分红”银行深发展又一次站上最高榜—其为独董米高。奥汉伦开出了130万元的年度津贴,同比上涨22.6%,这一津贴标准甚至比其他银行个别高管的年薪还要高。深发展所聘请的5位独董中,有4位独董的年度津贴在80万元以上,如陈武朝98万元;罗伯特。巴内姆93万元;而谢国忠则拿到了80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40%.

      南京银行独董的津贴也随着高管年薪的猛涨而水涨船高,虽绝对值不大,只有18万元,但增幅却是9个银行中最高的。其中,独董颜延的年度津贴从上一年的4万元飙升到18万元,增幅350%;还有3位独董的津贴则从8万元增长到18万元,增幅125%.

      银行业分析师指出,证监会颁布的《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虽然规定了“上市公司应该给予独立董事适当的津贴”,但并未给出具体标准,因此各上市公司独董的津贴水平并无可比性。

      该分析师认为,确定上市公司独董津贴水平时应考虑独董工作时间的多少、该公司薪金水平的高低、公司所处行业性质及成长性、区域工资水平高低等因素。不过他也提醒道,需警惕独董与大股东或董事会成员之间发生利益联系,从而影响独董的独立性和公正性。

      专家:盲目推崇高薪不利发展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金融研究室主任徐明棋表示,近年相关监管机构已加紧对我国金融机构薪酬状况的约束和监管,系列相关规定的先后出台意味着我国金融机构收入差距加大、分配不公的现象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了。“国有行高管薪酬不该过高。”他指出,国有控股银行的经营行为较易获得政策性倾斜,并非完全的市场化行为,因此其获利也不能用市场标准来衡量,同样也不能将业绩归功于高管的努力。

      他认为,完全按国家公务员的薪酬标准去制定银行薪酬体系,也是不公平的。目前在我国并不存在治理结构完善、市场化充分的金融机构,因此盲目推崇高薪并不利于金融机构安全、健康的发展,也不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

      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我们的工作也挺辛苦的”

      中国银行发布的2009年薪水较上年缩水近半。行长李礼辉在年报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说:“我不认为我们的薪酬水平会降低那么多,也许会小幅度降低,也许会基本持平,肯定不会少这么多,我们的工作也挺辛苦的。”

      李礼辉认为,银行高管的薪酬本身也是整个银行薪酬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国有控股的商业银行而言,应该建立市场化的激励和约束并行的薪酬机制,这样有利于推动银行更长久的发展。

      至于财政部、银监会等监管机构发布的系列监管规定,李礼辉表示,这的确会限制银行高管的薪酬水平,且规定了延迟支付的比例为40%-60%.

      农业银行高级经济师何志诚:两个角度衡量高与低

      他认为,目前银行高管收入与基层员工收入相比差距较大。“高管收入与其贡献度是否匹配可从两个角度来衡量,其一,看高管收入增长速度与银行业绩增速是否一致;其二,看高管收入水平与基层员工收入水平的差距。”

      何志诚表示,银行高管的位置是高智力、高技术能力和高度责任集于一体,应当给予相匹配的薪酬。既要尊重高管的付出,又要避免分配不公的加剧,从国际经验上看,高管与基层员工薪酬差距在20-30倍是比较合理的。这个差距也是目前在全球贫富差距相对较小的地区,如欧洲市场,较为普遍适用的标准。若以当前银行基层员工年薪为10万计,则高管年薪将在200万-300万。

      股份制银行等中小银行因为市场竞争较为充分,且引入部分外籍高管,加上薪酬与业绩挂钩,因此薪酬水平较为市场化。随着银行利润的攀升,高管薪酬水平也在上涨。而国有控股银行则没有这么大的自由度。国企银行高管也非经过市场竞聘上岗,而是行政任命,属于政府官员,尽管目前国有大行也在积极进行市场化,但仍摆脱不了原来行政任命的定位和角色,因此无法用西方职业经理人的市场化标准去衡量其薪酬。

      此外,金融业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即其经营措施面临后滞性危机的可能,因此应当建立缓冲式的薪酬支付机制,以便延长对业绩的考察时效。这正是《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实施的重要原因。该《指引》规定,银行高管50%以上的绩效薪酬,将采取延期支付的方法,延期支付期限不少于3年;且在规定期限内出现风险事件的高管,银行有权将已发放的绩效薪酬追回。

      某股份制银行高管:国内银行高管薪酬水平偏低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股份制银行高管认为,与国际同业相比,国内银行高管薪酬水平明显偏低,“我们完全可以更大程度地由市场来调整薪酬水平,这有利于我们成为金融人才的聚集高地”。

      该人士表示,目前国内银行在吸引和留住金融人才的方面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即由于国内外同业之间的薪酬差距较大,导致金融人才在贡献度得不到充分认可的情况下,往往趋向流往薪酬较高的企业。目前中资银行市场化程度不一,绝大部分中资银行的人事任免处于部分市场化状态,即部分岗位为竞聘上岗,但并非所有岗位都可以。“由此,市场化操作的岗位则可以用市场化标准制定薪酬,而非市场化岗位则不该拿市场化薪资。”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